X << 返回
X
首页/ 教学培养/ 新结构经济学夏令营

教学培养

【第四届夏令营】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自生能力和新的理论见解

2017-07-19

 

主题演讲简报

主讲人:

林毅夫教授(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
主题:
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基础;新结构经济学的实证检验;新结构经济学的应用以及新结构经济学未来研究的方向和领域。
 
 
新结构经济学
新结构经济学是一门研究现代经济增长本质和原因的现代经济学的子学科。现代经济增长的表象是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其本质则是决定劳动生产力水平的技术不断创新、产业不断升级,以及决定交易费用的软的制度安排和硬的基础设施的不断相应完善的结构变迁的过程。新结构经济学使用新古典经济学的方法,研究一个国家经济结构的决定因素和其影响,以及在发展过程中发生变化的原因。按照常理,这种类型的研究应该被称为结构经济学,加入了“新”是为了能够将它与发展经济学的第一波思潮--结构主义区分开来。
 
新结构经济学的核心假说是,一个经济体在每个时点上的产业和技术结构内生于该经济体的禀赋结构,与产业、技术相适应的软硬基础设施,因此也内生决定于要素禀赋结构。一个经济体的禀赋和其结构在每一时间点是给定的并可随时间变化的,在某一时间点的要素禀赋和其结构决定了经济体在那时点的总预算和生产要素间的相对价格。这些继而内生决定了该经济体的各种产业和技术的比较优势,从而决定了该时点的最优产业结构和企业自生能力。新结构经济学中,自生能力是指一个有着正常管理水平的企业,不需要外部的(主要是政府的)保护、补贴,就能够在开放、竞争的市场中获得可以为社会所接受的利润率的能力。一个企业“缺乏自生能力”主要是由于该企业的产品和技术选择偏离了由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最优选择,所以在正常管理之下的企业无法获得可以为社会所接受的利润率。经济结构的变化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收入增长有赖于产业、技术结构升级以提高劳动生产力水平,其前提是要素禀赋结构升级以及相应的软的制度安排和硬的基础设施的完善以降低交易费用。
 
遵循一国每一时点的要素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来选择技术、发展产业并完善相应的软硬基础设施是实现快速发展、消除贫困和收入收敛的最好办法。此时,企业会具有最强的竞争力,产生最大的剩余,资本的回报会最高,积累的积极性会最强,要素禀赋结构、比较优势和产业的升级和收入的增长会最快,在此过程中,一个发展中国家可以利用后发优势来取得比发达国家更快速的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和软硬基础设施完善而实现收敛。
 
企业根据利润最大化原则,并基于生产要素之间的相对价格来选择采用何种技术、进入何种行业。要企业遵循比较优势选择技术和产业,其前提是必须有充分竞争的有效市场;产业升级和产业多样化需要处理先行者的外部性问题,解决软硬基础设施完善的协调问题,因此,必须有因势利导的有为政府。
 
根据麦克?斯宾塞所领导的增长委员会的研究,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有13个经济体,取得了年均7%以上,持续25年或更长时间的快速发展。这13个经济体的共同特征是:开放、宏观稳定、高储蓄率高投资率、有效市场、政府有决心有信用有能力。遗憾的是经济增长委员会认为以上5个特征是快速发展的药材(ingredient)而非处方(prescription)。其实这5个特征体现了新结构经济学的遵循比较优势发展的出发,其中,第4个和第5个特征,有效的市场和有为的政府是遵循比较优势发展的制度前提,其它三个特征则是遵循比较优势发展的结果。结构主义的失败是未能认识产业结构内生于要素禀赋结构,以致结构主义所主张优先发展的现代化先进产业中的企业缺乏自生能力,华盛顿共识的失败则在于未能认识到转型经济中的许多扭曲是保护补贴过去的错误战略中缺乏自生能力的企业的需要,以及,忽视了政府在结构转型中所应该发挥的因势利导的作用。 (详细内容请参阅:华盛顿共识的重新审视:新的结构经济学视角

 

 

新结构经济学的实证检验
林毅夫教授在2003年被邀请参加马歇尔讲座时,对上述理论做了一些实证检验。这些检验基本上包括了五个假说,它们是:采用CAD(违背比较优势战略)的国家将导致各种政府干预和扭曲;长期中,采用CAD战略的国家的增长表现不佳;长期中,采用CAD战略的国家经济更容易波动;长期中,采用CAD战略的国家的收入分配更加不平等;在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如果一个国家创造条件来促进以前被抑制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整体经济增长就会越好。
 
林毅夫教授构建了技术选择指数(TCI)来衡量重工业发展的扭曲程度。 其基本思想是,一个国家的禀赋结构决定了其最优产业结构,重工业发展战略扭曲了这一结构; 因此,产业结构扭曲程度可作为衡量发展战略的较为合适的指标。技术选择指数(TCI)定义如下:

 

其中代表了国家i在t年的制造业增加值;是第t年国家i的国内生产总值;是第t年国家i制造业的就业人数;是第t年国家i的总劳动人口。一个经济体采取的战略违背比较优势(CAD)的程度越高,其TCI将越大。

 

1960年到1998年的跨国数据支持上述的5个假说。

 
新结构经济学的应用
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由于政府可动员来改善软硬基础设施的资源有限,因此,必须策略性地使用有限的资源来支持对经济增长可以产生最大作用的产业的发展,也就是政府要发挥因势利导的作用必须有产业政策。过去许多产业政策失败是因为政府产业政策所要支持的产业违反比较优势,产业政策要成功必须针对具有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所谓,潜在比较优势指的是一个产业其要素生产成本在国际比较中处于最低水平,但是,软硬基础设施不完善交易费用太高而在国内国际市场中还缺乏竞争力的产业,政府的产业政策主要是用来为此类产业提供必要的软硬基础设施的完善,降低交易费用,使其迅速从潜在比较优势变为这个经济体的竞争优势。林老师根据和国际产业前沿的技术差距而将中等收入国家的产业分成五大类型,并针对各种不同类型政府如何发挥因势利导作用提出五种类型的产业政策:追赶型产业政策;国际领先型产业政策;转进型产业政策;新技术引发的弯道超车型产业的产业政策;国防安全战略型产业的产业政策。。
 
进一步研究的方向和理论见解
 现有文献对经济结构的研究主要集中在非同质偏好和非单一替代弹性的研究上。Ju, Lin and Wang, “Endowment Structures, Industrial Dynamics, and Economic Growth,” 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 76(2016): 244-263是第一个构建了以禀赋结构及其变化来推动产业结构变化的模型的文章。未来新结构经济学理论模型的扩展可以从以下几个方向进行:将信息、外部性、协调失败以及硬、软基础设施完善的协调等市场失灵来讨论政府的作用;将结构结合到Arrow-Debreu一般均衡模型中,使Arrow-Debreu一般均衡模型成为广义一般均衡模型的简化形式等。同时也可以做一些实证方面的研究。
 
新结构经济学将结构引进现有的文献中而使一些长期争论不休的问题得到合理的解释,或是,一些长期以来已经被接受的观点有了新的不同的看法,它们包括:最优金融结构;人力资本投资和发展;开放是否有益;国际资本流动是好是坏;货币是否中性;卢卡斯之谜;超越凯恩斯主义的财政政策,以及货币的流动性陷阱等等。
 
结语
新结构经济学是一个研究的金矿,新结构经济学可以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希望和帮助。只要政府在市场经济中发挥因势利导的作用,助力利用本国私人部门按比较优势发展并充分利用后发优势,每个发展中国家都有可能快速增长几十年力,在一两代人之后成为中等收入甚至高收入的国家。为了实现上述可能需要改变思维方式:过去的思维方式是以发达国家作为参照来提出发展建议,发达国家有什么,发展中国家就去发展什么(例如结构主义中的现代大型资本密集型产业);或是发达国家可以做的比较好的,就要发展中国家按发达国家的去做(如新自由主义的“华盛顿共识”的商业环境和治理)。新结构经济学作为发展经济学的第三波思潮,建议发展中国家根据他们目前有的(禀赋),能做好的(比较优势),把能做好的做大做强。
 
最后,林老师鼓励学生们一起来关注经济增长问题,一起来思考如何帮助自己的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把经济发展起来。
 

 

参考书目:

This book can be downloaded for free from the World Bank:
http://go.worldbank.org/QZK6IM4GO0
 
The book was published by the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in September 2012 and is available on Amazon.com.
 
Published b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in 2017
 
Published b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n 2017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公众号将陆续推出“第四届新结构经济学夏令营”系列专题报道,敬请关注!
 
本文由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原创
整理:汤学敏
经林毅夫教授审定
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