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中文 | EN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户? 请注册
邮箱订阅
姓 名
邮 箱
单 位
职 务
学术研究 > 新结构经济学专题研讨会(冬令营)
新结构经济学专题研讨会(冬令营)
【第三届】白重恩:中国经济的新二元结构
来源:时间:2018-01-10作者:


2017年12月23日下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白重恩教授在第三届新结构经济学冬令营作了题为《中国经济的新二元结构》的主题演讲。白重恩教授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的常务副院长,清华大学中国财政税收研究所所长,于2017年荣获孙冶方经济科学奖。



首先,白重恩教授提出了不同于传统的城乡二元结构和刘易斯二元结构的“新二元结构”。这一结构基于中国的实际国情,并不再以农村、城市作为区分依据,而是将企业分为两类:一类企业是跟政府关系比较密切的,该类型企业很大程度上是受政府影响甚至是主导的,我们称之为“政府相关企业”(connected firm);对应的,则把另一类企业称为“非政府相关企业”(unconnected firm)。然后,白教授根据企业不同的投资动机,对投资领域也进行了划分:市场中的企业通常会追求利益最大化,但“政府相关企业”往往会因得到政府补贴或还需追求其它的目标而做出一些不同的投资选择。因此,在新二元结构中我们既可按企业来进行划分,也可按投资来进行划分。


接下来白教授讲的两项研究都与以上的划分有很大的关联:第一个研究阐述了为什么会有这两类企业(投资);第二项研究讨论了这两种企业(投资)将会对我们的劳动力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在阐述第一个研究(与谢长泰和宋铮合作)“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两种结构”时,白教授援引世界银行和普华永道对中国营商环境的调查所得结论,回溯到了“在中国的制度环境不是很完美的前提下,为什么我们的经济得到了比较高速的发展”这一更为基本的问题上。在充分分析了各种优劣势后,得出政府“有两只手”,既有可能帮助企业(helping hand),也有可能攫取企业的利益(grabbing hand)的模型,而当地企业的发展,往往取决于政府所发挥的是哪一种作用。同样,政府所能够发挥的积极作用也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为企业营造一个良好的营商环境(普惠制度),但这一种情况很难在短期内达到;另一种是由地方政府官员根据实际情况有选择性地对当地企业给予帮助(preferential treatment),而基于实际情况,更多时候地方政府所采用的是第二种模式,这一模式同样也将在为部分企业解决问题的同时为其带来发展,这样的发展又将反过来为当地政府带来好处、为地方经济做出贡献。在这样的一个机制下发展起来的企业,往往就会成为“政府相关企业”,从而将企业自然而然地分为两种类型。运用这样的一个模型,我们便能够解释为什么在中国这样的制度环境下,经济还能够保持高速增长。


紧接着,白教授由政府对企业采取的两种不同的特惠模式,即帮助企业减少商业摩擦或是通过为企业提供廉价资源(但同时带来资源配置的扭曲),引发思考:两种模式分别应该在什么时候进行使用。白教授指出:通常情况会由地方政府手上控制的资源情况来决定是选择哪一种模式,即看其地方资源由哪一个方面体现出来。


由此,引出第二个研究(与刘庆和姚雯合作):这两类企业的并存以及与之相应的投资结构会对劳动力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首先白教授围绕技能溢价现象(即教育的回报)将话题展开,并指出在2009年以前教育回报增长的速度与受教育程度呈正相关,但这样的现象不利于收入分配的公平性;而在2009年之后,教育回报的增长速度随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而降低。针对这一现象,白教授构建了一个具有不同劳动力的模型:将劳动力市场分为政府驱动行业:初级劳动密集型和其他行业: 更多地使用教育水平较高的劳动力两种类型。


根据这一模型,白教授进一步分析到,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由于在2008年出现的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到了国内经济,随后,我国政府于2008年底出台了一个四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该计划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投资的结构。在2009年至2010年间,各级政府在实施计划的过程中大力地投资了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同时改变了地方政府融资的方式,促进了融资平台的发展,对经济发展造成了更为持续而长远的影响。又因为这些融资平台所投资的领域为基础设施建设,其创造的就业机会大多数是非技术型(unskilled)领域,而政府也会通过对消费者征税等措施增大对这些融资平台的投资,从而进一步促进这些领域的发展。


对职工受教育年限和工资回报进行回归分析后发现,受教育水平高的行业其工资水平更高,但其增长速率相对较低。因此得到结论:雇佣教育水平较低的劳动力的领域因得到了更多的补助而导致其规模扩张更快,因此需要有更多的劳动力,而对这一类劳动力的需求增加也就促使了这一类劳动力的价格随之上涨。


所以这四万亿的政府投资计划和这之后一系列的投资刺激,增加了对受教育水平较低的劳动力的需求,因而增加了劳动力的价格。其它既雇佣教育水平较低又雇佣教育水平较高的劳动力的行业由于要素成本增加而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挤压,从而发展得相对较慢一些,因此其它劳动力的成本增长得就相对较慢。


主题演讲结束后,演讲嘉宾白重恩教授与听众们展开了亲切而愉快的交流。


撰稿:宋诚熙

审订:赵秋运


白重恩,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常务副院长,清华大学中国财政税收研究所所长。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研究领域为制度经济学、经济增长和发展、公共经济学、金融、公司治理以及中国经济。

获首届浦山世界经济学优秀论文奖最高奖,第十三届、第十七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论文奖,第四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优秀成果奖,2009、2015年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经济学科研究报告二等奖,2013年第九届北京市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2016年国家“万人计划”教学名师奖。目前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常委、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十三五”国家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中国金融40人论坛成员、中国信息百人会成员。2011.8-2012.12 挂任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2006年至2007年担任布鲁金斯学会非常驻高级研究员。

上一篇:【第三届】中国经济增长增速成因与对策圆桌讨论会
下一篇:【第三届】袁志刚:中国经济增长动力转换与金融风险防范
分享到 :